Höger

——点开
·这里赫尔格/鱼文三/帕斯卡……名字挺多的随便叫,我明白你是叫我就OK
·改了ID不知道各位能不能认出我来💦
·破双修的
·我画丑还水,如果喜欢不胜感激
·坑多还杂
·cp杂食,但是有雷点
·本命多
·其实是个暴躁老哥
·lof放过我,别屏蔽我了
·感谢看完这些废话的你❤

p1自家员工
p2朋友家的员工xxx

亲友给我画的我家员工。。。

他不让我说他是谁15551

被屏蔽了。。。我再发一遍,说的话都在图里

把图倒过来了不知道可不可以……

对不起各位的颈椎了,不倒过来他就屏蔽我……

溜了

我流拟人数删

丢完人就跑

那个,问问这个合志有没有人想出手的

我想……

占tag致歉xxx

数据删除x沉默乐团

拉郎注意,自觉避雷

文是 @APH 写的,图我瞎画的

五次相遇(1)
数据删除拉了拉自己的兜帽。
在他眼前,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扭动着从一个员工的尸体中钻出,可怜的员工早已经变得血肉模糊,仅剩的一颗眼球耷拉在眼眶外面,上面写满了惊恐与绝望。
他沉默地盯着那个近乎与自己的真身一模一样的怪物,一种复杂的心情在胸口浮动着。
好恶心。
为什么。
明明我和它是同类。
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身后跟随的怪物越来越多,警报声与惨叫在耳边嗡嗡作响。碎尸与血迹蹭在走廊的墙上,头顶作为警告的灯闪着红光。
数据删除百无聊赖地在走廊上游荡着。
然后,他听见了一首交响乐。
纵使是怪物,也会被音乐吸引注意力啊。他自嘲地想。
数据删除迈开步子,向着交响乐传来的地方——某个部门的主休息室走去。

砸开门,他被白色灯光刺激得眨了下眼睛。
然后,他瞪大了双眼。
那是一位优雅的白发指挥家,伫立在房间的中央。他从容地挥舞着指挥棒,指挥着他身后看不见的交响乐团演奏着柔和而悠闲的乐曲。他的身边坐着几位若隐若现的,白色的歌唱家,配合着曲子演唱着。指挥家头上挑染了两撇黑发,随着他的动作调皮地舞动着。
如果忽略员工们不痛不痒的攻击与崩溃的惨叫,数据删除肯定会以为自己就是在参加一场音乐会。
但没来由的烦躁在他的脑海里翻滚。
他走上前去,黑色的肉块凝结成巨大的刀刃,向指挥家劈砍过去,但他的攻击却被直接弹开,甚至连一丝褶皱都没在指挥家的衣服上留下。
数据删除更加生气了,他用尽全力挥舞刀刃劈砍着指挥家,却依旧没有任何效果。
悠闲的曲子嘲讽似的响着。

忽然,曲子开始变得更慢了一些,一行字浮现在了半空中。
第二乐章。
数据删除明显感觉到脑海里的烦躁感又强了一点,他开始有一些隐隐的头疼。
他甩了甩自己的脑袋,继续自己的攻击——
这一次,指挥家发出了一声闷哼。
“!”数据删除有点惊喜地看着这个本来毫无破绽的家伙似乎受到了伤害,但随即这种惊喜转化为了恼火——指挥家完美的指挥一点也没有被破坏。
哦该死。数据删除想。
我讨厌他。

来自新人主管的疑问

那么问题来了……蝶哥胸前那只胳膊,长的是左手还是右手????

占tag致歉